文│花女巫

生命回歸再回歸之處

我喜歡閉上眼,一片宇宙星際遙升而開展,圈選一顆最豐耀的光火之星,就當我僅是一顆亮亮的星,沒有時間流轉過去、未來和現在,只有神識的集凝叫存在。我很愛那懸浮星際的生命狀態,生命只叫存在,她不會有人的情感喚動喜樂哀愁,深寂的孤獨是星空存在的恆現,只為存在而存在,像閉眼之夢,星空卻也同現襯於眼前,一幅閉眼後永現的心靈圖像,那是我永遠生命的回歸再回歸之處。

星空

一張開雙眼,感覺心在跳動,時間也在行走。時間是一條神識匯聚回憶之流,人在時間和空間的交集裡,生命書寫不斷的發生思維,時間把過去繪成回憶的圖像。時間在當下活著,當下就像呼吸,留在當下就像把呼吸鎖住,氣憋忍的越久,當下就像氣被吹鼓的紅脹起來,當下時間就變成我們生命中最認真、最努力的(當下)。未來像太陽,是夢想的牽引之光,彷彿我們張眼未來,全可以放上希望。那是心所有的加油,像是驢子前頭銜掉著紅蘿蔔一樣,我們都十分願意為明日未來而活。

祈明老師最大的休閒活動是靜坐

祈明老師最大的休閒活動是靜坐。我常常在一旁無趣的打量著他,到底他有沒有在(想)、還是沒在(想),為何那麼愛坐著。我呢!常是為某種心理需要而坐一下,可是他就是沒想的愛靜坐。有天,我們一起面對面靜坐,我閉著眼想,一時間,眼睛穿越過心靈之門,時間就不再發生作用了,心靈的世界存著永恆、精純的生命力量,那存在當下不可說之好,沒有時間的交迫感,心止念在安住的寂靜氛圍裡,湧現流動的全是活在當下的秘密能量,其實是所有(歸一)的力量,心是一,頭也是一,人也是一,宇宙更是一。

平常我們讓眼睛瓜分了內心的一,所以紛亂了內心的世界,因為我們在乎所有別人的自己。外在的眼睛和時間讓人的心起了繁忙。其實,除了睡覺之外,就是靜坐,靜坐讓心可以不在時間的侷限裡。

摸黑面對內心晦暗、嘮叨和未明的複雜意識

靜坐是一個遠古而迷人的簡單姿勢,讓很多的仙人聖者每日必做,也是凡人入聖心必經的極簡之道。靜坐想是簡單,難乎做,難就難在如何處在時間之流外。一般人只要閉上眼,心化為黑,時間就化為一股追逼的暗流,像是一股心理的亂流潛入海裡,越往海裡深處走,水壓就越往上升,人會不自主想往岸上逃離、張開眼睛而呼吸。這是一段靜坐初期時,人都必須先經歷的心理試煉。

除此,度過身體與兩腿的痠、脹、麻,又是另一項身體耐力的考驗。但是,身體不適的阻礙是短暫的現象,它像拉筋一樣,先前難耐,時間久了,筋一鬆、氣一通,所有全身氣脈就疏通了。身體不會阻礙靜坐運行,心才是最難搞的自己,要一個人說服自己心腦,進入靜坐之前的心理交戰黑潮期,常會度不過內心的紛亂而折返,張眼避之,才是令很多人對靜坐卻步的主因,而且都只是在(想去桃花源)的路上。

靜坐

大師愛靜坐,那是心的極簡勝地,存在神秘力量來源

靜坐是心靈最奢華的消費,0排炭、不花一毛錢。說穿了就是打敗左腦對內心的負面作用,算計、小我、嘮叨、善嫉、恐懼、怨恨⋯⋯等等,自我設限的顛倒夢想中。有了左腦的紛亂的思維清理後,再(辛苦閉眼)度過一段心靈的黑潮,像用雙腳爬山上坡一路辛苦的想攻頂,半路卻在叢林中迷路,不停的原地打轉而理不清方向,最後右腦作用,心念一定,曙光一現,湧現之光門打開,一種簡單近乎存在的生命狀態,就是內心回歸最永恆的當下,也就是為什麼會吸引去過桃花源的人,一而再願意往返其中的心靈祕密。

我們常會在靜坐時,一不小心意識昏沉就變成「靜睡」,沒進入心靈之門,反而陷入意識迷陣的拉扯中。這時調整靜坐的時間,選擇一天中精、氣、神最飽足的時刻,而非最疲累的時刻,讓人的心、意識跨出時間的綑綁,進入心靈的神識之中,心不在時間的流中,所有初始的心識能量全部撲現而出,那心之單純唯一之力,常令人神往。

無怪乎!大師愛靜坐,那是心的極簡之聖地,是非人一大享受也!

時間之想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 

 更多花精訊息請上

logoo
創作者介紹

祈明老師的「花」世界

祈光花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